souvenir老板娘

原名rtkstty-圣诞老千
沉迷维勇忘羡恋与F4狗灯,bl和bg什么都吃

【温馨30题】2.睡着的猫和他-李泽言

*果然不是什么正经30题哈哈哈哈

*平均每个题目挑最适合的两个人写

*好吧我就是懒(被打)

*他属于各位李夫人,ooc属于我

*莫名好像和猫没太大关系

*这个题目还有一个许墨篇

*这里李夫人

--------------------------

工作了一天的你终于等到了下班,伸了个懒腰后想起今天差不多该去买点菜了。

很不巧,拾光巷蔬果店的菜刚刚卖完了,正要关门,你又跑去了九溪古街,小贩那里的菜很明显地是被挑剩下的,不太新鲜,所以你又跑去了西月里街,终于在一个开着卡车的大叔那买到了新鲜的青菜。

你一手拎着一袋青菜正在往家走,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你停下脚步,把两个袋子换用一只手拎着,从包里拿出手机

屏幕上显示着“泽言”两个大字

“喂…”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家?”你从熟悉的声音中听出了对方的担心

“啊抱歉,我去买菜了”

“买菜要这么久,发生了什么事吗?用不用我去接你?”

“啊不用不用,绕了点路而已,我很快就到家了”

“…白痴”

他还非得再怼你一句。

有的没的又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后你加快了脚步往家走。

你好像花费的时间的确有点多了,当你到家发现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去时,你意识到了这一点。

你拿出钥匙开了门,换好拖鞋,拎着菜进屋

“我回…”

你看到客厅里的画面,收住了声音

李泽言侧着身子躺在沙发上,原本拿在手里的手机滑落在一边,平稳的呼吸声代替了平时他用键盘打字的声音。家里的猫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他的怀里,一人一猫用一模一样的姿势睡的正沉。

你小心地走过去,给他盖上了一件外衣

“是太累了吧…”

好的,你决定今晚由你来做晚饭。虽然你的厨艺肯定不如李泽言,但你对于自己被他指导过多次的厨艺还是有信心的!

在厨房忙活了好一阵之后,一桌至少你很满意的饭菜就完成了

你走到沙发旁边,轻轻地摇了摇李泽言的肩膀

“先生,吃饭啦~”








(悄咪咪小声哔哔一句最近撕逼的好多,多少有点瑟瑟发抖,感觉自己写的破玩意挺危险的    ( ´•︵•` )~  )

【李泽言】关键词:唇印.舞会

*我爱李泽言,李泽言爱我

*我咋这么能磨叽

*原本应该是个特别特别小的小段子

*他属于所有李夫人,ooc属于我,反派属于罗嘉,耶

*这里李夫人

-------------------------

不知不觉地,你和李泽言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

一开始,你和他见面的机会全都来自各种工作汇报,你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他怼你什么就是什么,生怕从这个万恶的资本家的嘴里听到“撤资”这两个字。

后来慢慢的,他越来越多地看见你狂奔在各种地方,几乎每次都在你汇报完工作后正好下班顺路送你回家,而你有事找他的时候他那天总是正好有空,你还特别幸运地总能碰巧赶上souvenir一个月只开了一次店的那天。

最可喜可贺的是,对于他的怼人四字成语大全你居然敢偶尔怼回去了,而他也并不会把你怎样,也就是看你一眼再说你一句“…白痴”而已。

还有,你知道,你喜欢李泽言。


那天有个舞会,你作为一名已经有了不小名气的制作人也收到了邀请,因为听说了那天李泽言也会出席,你还特意去挑选了新的礼服、做了造型。

舞会当天,你虽然早在心里告诉过自己不能这么没出息,但你的注意力还是几乎全部放在了李泽言的身上。

无论是被邀请上台讲话的他,还是在宴会厅与人从容交谈的他,哪怕只是一个背影,都会耀眼的过分。

你站在离他较远的地方,心想着还是不要贸然打扰到他,就自己站在那里,或是在为公司谈到更多项目,或只是在静静地看着他。

李泽言那边刚结束了一轮谈话,装扮十分精致的当红小花旦,罗嘉,踩着恨天高的高跟鞋,带着娇美的微笑向他走了过去。

李泽言有那么一瞬间皱了皱眉,马上又恢复了那张扑克脸。

“李总…啊!”

她安排好的服务生端着托盘,在她身后一个趔趄撞到了她,她也就顺势倒在了李泽言的怀里。

出于礼貌,李泽言也只好扶了她一下。等她重新站好,他才发现自己衬衫胸前的位置被印上了个鲜艳的唇印,看起来十分暧昧。

罗嘉曾在节目上隐晦地表示过自己对李泽言的心意,旁边的几个人看见这个机会,凑过来说了几句既然两人都如此事业有成不如就郎才女貌之类的话。

李泽言好不容易让这个话题告一段落,回头一看,那个一直在偷偷看他的女孩却不见了。


刚才发生的一幕你都看在了眼里

罗嘉曾经当面对你挑衅般地宣告主权,虽然那个时候你对李泽言还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但现在回想起来心里居然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你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转身走上二楼,想要去洗手间平复一下心情。

但你在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加上刚才的酒喝的太猛,你感觉有点晕乎乎的,心里很难受,眼泪竟然自己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过了一会,心情也平复地差不多了,你抹掉了脸上的泪痕,简单补了个妆,准备回到楼下去。

没错,喜闻乐见地,你又在转角撞到人了

“…对不…李泽言?!”

“白痴…”他有些无奈地看着你,“你走路不看前…你…哭了?”

你偏过头去,不让他看你。

但你突然又意识到,你是以什么身份和他耍小脾气的呢?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你感觉好像自始至终都是你在给自己加戏罢了。想到这,你的眼圈居然又开始红了。

你正努力地试图控制住眼泪,让自己不要再继续丢人了,却被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傻瓜”李泽言的声音从你的头顶传来,“我和她没有一点关系,我也没有任何一点对她的心思”

你仿佛因为这一抱而死机了一样,而他接着开口说

“别哭了,你在吃什么醋…我…我对谁有那种心思,你还不明白吗?”

他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地咳嗽了一声,接着又补了一句

“白痴…”







后来,李泽言接过通知魏谦送来的新衬衫,当着你的面,把他身上的那件脱下来,扔进了垃圾桶。

【恋与F4】温馨三十题 1-一杯可乐,两支吸管

*很短的小段子

*不是什么正经码字的

*也不是什么正经三十题

*他们属于各位夫人,ooc属于我

*这里李夫人

*本章  白起 周棋洛

---------------------

『白起』

“抱歉,学长”隔着好远你就看到了电影院门口那个熟悉的身影,连忙一阵小跑跑了过去,连气都还没有喘匀,“我来晚了”

你原本和白起约好周末下午一起去看电影,谁知公司临时有事要加班,你努力加速赶工了一整天才勉强没有让这次约会泡汤

“没有晚,是我来早了”白起看着你跑过来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禁轻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你,浅棕色的眼眸中尽是温柔。

“谢谢学长”你接过纸巾,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耳朵热热的

“不客气,不用着急”

你简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呼吸也平缓下来了不少。白起伸手接过你手中的纸团,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走吧”

白起回身想要牵你的手,就快要碰到的时候却停顿了一下,尴尬地咳了一声。

你发现了他的动作,就主动牵住了他的手。他的耳朵尖悄悄地变红了。

你们找到了座位坐好,以及白起手中拿着一杯售货员极力推荐的情侣大杯可乐。

很巧地,你们正好赶上电影开场,安静地等待着剧情的开始。

你偏过头喝了一口放在你们两个中间的可乐,正好对上了白起的那双眼睛。两个人的距离突然变得很近,鼻尖几乎都要碰到一起,甚至能闻得到对方身上好闻的香气。

貌似两个人的心思都没有放在电影上了。


『周棋洛』

周棋洛很喜欢在得空的时候偷偷溜出来找你一起追个剧什么的,乔装打扮一番之后来敲响你家的门,带着一大袋子薯片和一大瓶可乐。

今天就是这样。

叮咚——

在接到周棋洛的短信不到半小时后,你家的门铃响了起来。

“薯片小姐~”

“洛洛!快进来,没有被粉丝看到吧?”

“没有啦,薯片小姐放心,我可是有好好乔装打扮过的!”

说着这句话的他简直好像一只等待夸奖的小奶狗。

“上次的剧又更新了三集哦!”你对他说,语调莫名地兴奋了起来

“嗯嗯!所以我又来找你啦~”

一杯可乐,两支吸管似乎成为了你们两个的一种习惯,一来可以防止某位大明星喝了太多的可乐,二来也能满足这位大明星的一点点私心

“…洛洛,你还记得哪支吸管是我的吗?”

“我看看——是这支!”

周棋洛指了指离他更近的那一支

【维勇】ABO|循环齿轮-史前部落1-5(5)

*emmmmm这要写些啥来着?

*时隔这么长时间,想好的设定被我写的稀碎

*一边写一边心疼我勇利小天使

-------------------------

事实上,勇利第一次见到维克托的时候,他已经是这个部落的首领了。

当然,这也成为了那些流言传播者常拿来做文章的一点。

在此之前,胜生勇利的人生被覆压着一种沉重的、压抑的暗灰色。

他是原本要被献给某个大部落首领的Omega

从他有记忆开始,他的老师——美奈子,就时常秘密培训他做一个优秀的杀手。其本意并不是教唆他去走遍天南海北杀尽一切眼中钉,只是让这个孤苦无依的孩子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罢了。至于为什么教他做一个杀手,这又要追究到美奈子的人生去了。

也多亏美奈子老师的教导,勇利看穿了两个部落之间的肮脏交易,在去“和亲”的路上,他选择了逃走。

如果他不就这样逃走的话,他不过是被自己的故乡给廉价卖掉的一件货物罢了。

也正是如此,他就这样变成了一个“逃犯”。而他的家乡,竟然和所谓的和亲部落统一了莫名其妙的战线,对一个不听话的Omega展开了追杀。

美奈子一向疼爱勇利,二话不说决定了帮助勇利逃亡。但在路上,一场打斗让他们两个走散了

这就是他那天会奄奄一息地倚在一颗树上,准备好和这个无聊的世界告别的原因。

在打斗中,以一对多的形势让勇利的处境十分不利,对手也都是训练有素的打手。中有一人招式十分怪异,勇利与他始终难分胜负,又不得不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破解他的奇怪招式,结果一个顾不及,不知是谁用长刀在他的肋骨处划开一道极深的伤口,鲜红的血液从那道伤口中不断涌出。

这一战,勇利根本没有胜算,他现在只能选择逃跑。

他虚晃一招,和对手拉开一点距离,转身逃进了过分茂密、杂草丛生的森林。

尽管他如何竭尽所能的更小心一点,胸前的伤口还是又被扯开了一些,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他不知自己已经逃了多久,或许很久了吧,反正他也没有目的地。

他用手死死地捂住胸前的伤口,却无法阻止血液的流出,伤口已经有些麻木了,但也有点火辣辣的。倒是手脚好像愈发的冷了。

招式奇特什么的,说不定只是引开注意力的诡计罢了。勇利意识到。

他挑了一块不错的地方——怎么个不错法呢,他自己也不清楚——坐在一颗看起来有点年头的老树下,无力地倚在那里。

他闭上眼睛喘了几口气,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试探般地拿开的自己捂住伤口的左手。但他的衣服已经胡乱地黏在上面了。

他咬咬牙,把那一块被血液浸透的布料扯开,露出了那道狰狞的伤口。

伤口很长,很深,皮肉都向外翻开着,还在不停地流出鲜血,就好像染红了胸前的大片皮肤。

勇利知道,没有工具的话这种伤口是没法处理的,他甚至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

疼不疼的都无所谓了。

鬼使神差似的,勇利静静地倚在那里,回想了一下自己的人生,心里竟然少见地有点酸涩。

美奈子老师…

也不知道美奈子老师怎么样了…

勇利闭上了眼睛。

嗷呜——

直到刚才都十分安静的森林里似乎响起了一声狼嚎。

勇利下意识地睁眼看了看,对面的草丛中竟真的有一对幽幽的绿光。也许是被浓烈的血腥味吸引来的。

“狼么…”

对面没有动静

“…算了”

勇利再次闭上了眼睛

“晚安”

【维勇】圣诞与生日与梦(维克托生贺)

*维皇生日快乐!

*耶

*突然诈尸

----------------------------

自从生活中多了个可爱的爱人勇利,维克托突然在意起了各种各样的节日。

比如他的生日。

闹铃响起的第一秒,维克托猛地睁开了眼睛,将原本就搂在怀里的爱人搂得更紧了些,头埋在他的肩窝里蹭啊蹭的

“勇~利~~~”

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勇利似乎因为脖子很痒而皱了皱眉,不情愿地把眼睛睁开一道缝,看到了那颗银灰色的后脑勺和晃来晃去的发旋

“…早安,维克托”

勇利只是轻描淡写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倒不如说只是嘴唇在他的脸上蹭过去而已,就把黏在自己身上的维克托推开,慢悠悠地下床去洗漱,留下维克托一个人待在逐渐冷掉的被窝里。

没关系,勇利的盐王称号可不是白来的,对于这一点维克托有着深刻的认识。

他快速的掀开被窝冲进了卫生间,从身后搂住正在刷牙的勇利的腰

“勇利~~~”

“嗯,怎么了”

勇利继续刷着牙。

“勇利有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啊!”

维克托的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镜子里的勇利,勇利也看着镜子里的他,想了想,漱掉了口中的牙膏沫

“我想想…嗯,早安?不对我记得这个说过了”

“不、对、哦——”维克托不开心地拖着长音

“那是什么呢…”

勇利认真地在想,一边想一边往卧室走,维克托就这样搂着他一起走,但结果勇利也没有想出个答案来。

维克托看起来委屈极了,手放开了勇利,一个人飘悠悠地走到床边,耷拉着脑袋坐在那

“…勇利连我的生日都忘了…还说爱我呢,勇利根本就不爱我…一点都不爱我”

“啊!”勇利恍然大悟的样子,但他接下来说的话让维克托更委屈了

“可是维克托不是一直都不在意生日这种事吗?”

说完,勇利转身走了。

维克托自己在那里委屈的不得了,委屈得想打滚。

然后他真的把自己扔到床上去打滚。

然后他从床上摔倒了地上

然后…

然后他醒了

他一脸懵比地躺在算不上温暖舒适的地板上,发现刚才只是一个梦,外面天才刚刚亮起来一点。

他这一摔闹出了不小动静,惊醒了熟睡中的勇利

“维克托?”他迷迷糊糊的声音莫名有点软软的,“怎么了吗?”

“没事…emmm…我只是…从床上掉下去了,嗯对”

“哦,那快上来,地上凉”

维克托拍了拍身上也许根本不存在的灰,重新钻回了被窝,抱着勇利,想起刚才的梦,不禁扁了扁嘴。

勇利搂着他的脖子,贴上去在他扁着的嘴唇上湿哒哒地亲了一口

“生日快乐,亲爱的”

然后把毛绒绒的脑袋靠在了爱人的胸膛,继续睡他的觉。

维克托倒是精神了不少。

考砸,淡圈,寒假回来

我有特殊的情头技巧😂😂😂

详情见p2345


救命啊这个码字的又开始画画啦

😂😂😂😂😂😂😂😂😂😂

这应该是一对情头

我把小天使的画完之前不放高清不给抱图

嘻嘻嘻

😟可我得啥时候能把另一张画完

(考试之前特别想画画是个什么狗心态)

【维勇】ABO|循环齿轮-史前部落1-4(4)

勇利伸手帮维克托整理了一下被箭袋压住的衣领,反被维克托抓住双手拉近距离,交换了一个甜甜腻腻的吻。和往常一样成功地闪到了同行的手下中仍身为单身狗的那部分。

直到勇利的脸颊变得红起来,维克托才放开了爱人被吻得看起来非常水润的嘴唇

“那,勇利,我出门了”

“嗯,注意安全”

今天又是身为部落首领的维克托要和大家去打猎的日子,平常的话勇利也会跟着一起去,但今早他正准备拿自己的装备时,却被维克托以“勇利昨晚那么辛苦而且发.情期刚过今天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为理由留在了家里。

勇利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好,虽然自己平时体力很好,但那些方面还是有点比不过维克托。

于是勇利把已经拿出来一半的装备又一件一件地放了回去。

但我们“考虑周到”的首领先生又开始不放心了

“勇利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外面找人聊聊天什么的”

“嗯,我知道的”

“但是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去部落外面哦!”

“好啦好啦,维克托可真爱瞎操心”勇利有时候觉得维克托像个老妈一样唠叨,但他似乎永远都不会觉得维克托烦。

“才不是瞎操心呢…”维克托又委屈了起来,“勇利这么可爱,自己走在外面可是会很危险的”

“…维克托”勇利看起来又要重申一遍他并不是一个柔弱型的Omega

“好好好,勇利也是很强的,这我知道”维克托打断了他即将要说的话,“但是万一呢…万一勇利受伤了,一点点伤也不行,我会心疼到死的,我最爱勇利了…”

勇利有时候听到维克托突然的告白还是难免会有一点害羞起来,更何况现在旁边就站着几个待会要一起去打猎的族人

“我…我知道了,该出发了维克托,早去早回”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勇利目送着维克托带领着几个族人骑着马走远之后,正准备回去收拾一下屋子

“真是浮夸”

身后传来的声音苍老而陌生。勇利转身看去,是那位据说是会用法术的神婆,先前也只是见过几回,尽管勇利和她打过招呼,她都只是置之不理或干脆转身就走。

“…不好意思婆婆,您说什么?”勇利礼貌地问道

“我说——你的演技,真是浮夸!”

“…诶?”勇利不是很懂她说的话,“婆婆,您指什么?”

“你演不下去的,迟早会暴露你真实的嘴脸”神婆已经变得有些浑浊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勇利,用那张满是皱纹的脸扯出了一个扭曲的冷笑,“以前干这些事的都是…但你这种还真是少见”

勇利心里明白了神婆话中的意思,尽管他知道他和维克托的关系总有人是会这样想的,但事实上他仍然比较介意这种说法。

他尽量把语气放的更柔和一些,“婆婆,您…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神婆没有再回答他的话,转身走了。

勇利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放着神婆的话,心里多少有点难受。他怔怔地呆在原地,看着神婆离开的方向。

过了几秒,他轻拍了拍自己的脸,回过神来对自己说:“没关系的”

他转身进了屋。

傍晚,大丰收的维克托一行人回到了部落,族人们像过狂欢庆典一样地聚在一起享用了晚餐。

而勇利的思绪总是不受控制地想到神婆的话,这让他有些心不在焉。他并不想让维克托知道他在在意这些,所以当维克托发现他时常走神并问他怎么了的时候,他只能一直用 没事 来掩饰过去。

当他再一次走神的时候,维克托觉得他果然还是不太对劲

“勇利,你真的没事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有事的话一定要和我说哦!”

“我真的没事…真的,倒是维克托今天一定累了吧,我们早点休息吧”

“真的没事吗…好吧,那勇利你要是有什么事要记得告诉我!”

夜晚,勇利被维克托紧紧地搂在怀里,静静地看着这个熟睡中也会偶尔露出笑容的俊美
的Alpha。

他睡不着了。虽然他以前也无意间遇到过别人在背后像神婆那样议论他,但他今天就是格外的介意。

勇利伸手帮早已睡熟的维克托把他垂到脸上的银色刘海撩到耳后。他看着这张俊美的脸,心情愈发复杂。

不知过了多久,勇利也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他又梦到了初次遇见维克托那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