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kstty

小天使看这里!扩列吗

石溿豆子:

可以说是非常形象了
扎心(:3_ヽ)_

小咩_YuuriIsAngel:

就是这样……捂脸

雨御Missing:

每次更新完差不多就是这种状态……

水源 凌:

這不就是我的形象嗎⋯⋯

Limitation:

委屈了。

苍燕:

扎心了

韫溪枕:

可以说是非常形象了_(:з」∠)_
#图片转自微博

【维勇】假的假的是假的-5.假的老美人鱼(下)

*什么破玩意写的

*这已经是重写第三遍了,前两遍ooc太牙白

*序号没错,我开心

----------------------------

于是,维克托突然就成为了勇利的教练

就这样过了十年

这一天,是乌托邦王国的小王子-胜生勇利的成年礼。

勇利一大早又来到了那个让他和维克托奇迹般地相遇的城墙下

很遗憾,他并没有看到期望之中的那个身影

他在水边静静地站着,尽管他并没有保证维克托一定会出现的理由。他很想走到那些铁栅栏那里向外看看,但已经穿好的礼服被弄湿可就麻烦了。

"勇利,宾客们都差不多到齐了哦!"

美奈子老师站在城堡门口向勇利招着手在催了。

"…啊好的,我马上就来!"

成年礼的会场设在一艘为了这个日子而特别装饰过的豪华游轮,甲板上里聚齐了从各个地区前来的尊贵的客人,勇利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披集,正在和一个穿梭于整个会场拉拢合作伙伴的商人周旋,另一个朋友克里斯正在和旁边的人聊得开心。

伴随着音乐的响起,整个会场最耀眼的主角踩着红毯,一步步走向会场中心

王子身着裁剪合身的蓝黑色西装,平时随意地垂在额前的柔软碎发此时被仔细地向后梳起,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已有棱角的眉眼,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愈发趋于成熟的气场,一举一动都似乎被精心计算过一般优雅得恰到好处而不做作。

宾客们看见王子的到来,自行在红毯边站成两排,脸上带着或真或假、或者是身为长辈看到孩子长大的欣慰微笑,也有一部分始终没有掩藏得住对利益的攀附之意的嘴脸。

按照仪式,勇利暂时只需要走上会场最前面的台子,由美奈子老师为他戴上在乌托邦王国里象征着权利、地位、王室身份的徽章,然后对着本国的子民和别国的宾客表明自己对国家的忠心,对他国的友好等等,之后等到宴会开始,才轮到他去和各位宾客打交道。

这个过程是枯燥极了的,勇利不得不让自己看上去尽量亲和却不失威严地和各国的贵客们谈论各种政治问题和合作方案,又要和有头有脸的商人们周旋,识破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圈套的同时为本国谋取最大利益。从会场的半圈走下来,已经过了小半天了。

"呀,勇利~"

"披集君!"撑了大半天公式微笑的勇利看见自己的好友,心里总算放松了一些。

眼前的披集为参加好友的成年礼特意定做了一身火红色的套装,肩膀和腰带点缀着镶金的装饰,搭配他特有的灿烂笑容,整个人看起来很热情且非常有精神

"勇利今天可真是帅呢!但是,哎…"披集有模有样地仰天叹息一声,"勇利也成年了啊,以后也要接过乌托邦王国,我们就不能像以前那样经常出去了…不过勇利你放心,我们的友谊比天高,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止我们的深厚友情!"

他看起来像是即将要去英勇就义的"大英雄"

勇利配合地回以一个坚定的眼神,后来不知道是谁先大笑了出来,终于结束了这个滑稽的友谊宣言,又聊了一些有的没的的话题,勇利就被催去见其他宾客。

等到形式上的事走完,已经是傍晚了。勇利离开宴会厅走到了甲板上,倚着刻有雕花的栏杆,静静地看着夕阳下泛起粼粼波光的海面。

结果,维克托还是没来啊

勇利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我看看,我们家勇利也到了为情所困的年纪了"

"美奈子老师!"

勇利对于美奈子的突然出现和她的话表示不解,美奈子却只是笑笑,就这样走过去站在勇利旁边,两手拄着栏杆。

"你小子以为还能瞒得过我吗?"

"…什么?"

"维克托的事,你喜欢他,对吧?"

勇利自知瞒不过美奈子老师。从他小时候就是这样,什么事都瞒不过这个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老师。他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

"我…我知道这份感情是错的…"

"感情啊,到底是谁规定了它的对错呢…"美奈子老师打断了他,"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试试呢?怕什么,王族?流言?别人的眼光?"

"不"勇利摇摇头,"我不怕这些,但是…"

但是维克托会怎么看待这样的感情呢

勇利没能说出这句话。

"你怕他不接受这份感情"美奈子直截了当地替他说了出来。

自己看着长大的小王子自顾自地消沉了起来。美奈子知道他又开始多想了。

"关于这件事,我早就和宽子他们说过了,宽子他们表示并不会阻止你哦!"

看着勇利惊讶地瞪大眼睛的样子,美奈子回到了平时风风火火的样子,一巴掌重重地拍在勇利的后背上

"全世界都看得出维克托也喜欢你,就剩下你个当事人还装什么傻!"

"怎…?"勇利的一句 怎么可能 还没说完,身后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

"勇利~"

维克托身穿着和勇利同样款式的西装,只是上衣换成了粉色的而已。但这样的颜色穿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一点娘娘腔的感觉,反而让他看起来既耀眼、又亲和,像是神明降临在了人间。

勇利不知维克托为何会拥有和人类一样的修长双腿,只看见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迈出半步,单膝跪了下来。

他打开那个小盒子,一枚金色的戒指静静地躺在里面。而它的另一只正被戴在维克托的右手无名指上。

"勇利,嫁给我吧"

勇利始终记不起来他那天是如何鬼使神差地点了头。他只记得维克托对他微笑着,嘴角的弧度有那么完美。他看出了维克托在紧张,紧张到拿着戒指的手都在微微颤抖-那可是维克托啊。那时候的自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维克托的眼神看起来都快哭了。

然后他就点了头。或许就是这样。

维克托开心得眼睛几乎都亮了,他几乎是手忙脚乱地从盒子里取出戒指戴在勇利的无名指上,差点还戴反了。

"恭喜你们结婚!!!!!!!"披集疯狂地鼓掌大喊,"大家,我的挚友今天结婚了哦!!!!!"

维克托看起来真是太开心了。

然后

他从船上跳了下去,溅起的水花飞得老高,又落回了海面。

维克托摇摆着自己的鱼尾浮出水面,向仍然在船上的勇利张开双臂。

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披集、美奈子、克里斯等人心领神会地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分别抓住了勇利的胳膊、腰、小腿,把他扔下了船。

维克托从水中跃起,海蓝色的鱼尾甩出一道映着夕阳的弧线,稳稳地接住狼狈地被扔下来的勇利,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落回水中。

船上的人们几秒之后再看到他们时,他们正往我地相拥、亲吻着彼此。

勇利简直不敢相信这短短几分钟发生的一切。

但有两件事他是相信的

第一,他终于和维克托在一起了

第二,他这几个朋友都是些什么玩意

--------------------

小剧场:

维克托知道,明天是勇利的成年礼。他觉得是时候抱得美人归了,但他需要设计一场完美且与众不同的求婚。

他需要一些建议

米拉:"求婚的话,果然还是玫瑰花和戒指吧,女孩子会喜欢这种狗血的浪漫发展的,但男孩子的话…你问问尤里奥?"

尤里奥:"哈?老人家终于发情了?我怎么知道送什么…什么你问我奥塔别克送过我什么?关你什么事!你去问波波维奇吧,他刚失恋。"

维克托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他来到了深海巫师-波波维奇•格奥尔基的家

"不!阿妮娅!为什么要离开我!我要化身邪恶的魔女,对你施以诅咒!"

"嘿波波维奇!你说我要怎么让小猪猪嫁给我呢?"

听维克托说了无数遍胜生勇利为什么那么可爱的一万个理由的波波维奇绝望地呐喊。

"我不知道!"

"我认为你至少可以给我一点建议"

"他是人你是鱼你们要怎么在一起!"

"就是这个!"维克托灵光一闪,"我需要一双腿,在海里可以变回尾巴的那种,那样我就可以随时随地和可爱的小猪猪在一起了!"

波波维奇最终还是被狗粮噎着了,在他被噎死之前绝望的念了一段咒语,于是维克托的目的达成,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谢了!要记得来参加我和小猪猪的婚礼哦~"

"No!阿妮娅!我不该对你施以如此恶毒的诅咒…我现在就来救你!"

我是辣鸡

现在我高二,上学期最后终于冲进了排名小目标所以我不想再掉下去

我自认为我脑子很好用,想学就能会的那种,所以我在学习这方面比别人轻松一点,况且我也不是那种有远大理想的人,个人比较想去科大或者北师大

但是我也得学啊对吧

而且我有到10点的晚自习

关于更新

齿轮目前是打算停一阵子,很闲的话会写

假的假的是假的系列也会少

但什么都不写我会很无聊

所以呢

我要暂时改成写一些一发完小短篇或者干脆小段子

取关随意

我会尽力让它维持三位数的

爱您

【维勇】假的假的是假的-4.假的老美人鱼(上)


在很深、很深的海底,有一座雄伟的城堡,里面住着一位人鱼王子,他长相十分俊美,留着银色的长发,比别的人鱼们都漂亮,他最喜欢自己去看海面上的许多新鲜事,而且,人鱼王子常想着,有一天能撩走海边那座城堡里的小王子。

人鱼王子名叫维克托,他永远不会忘记和他可爱的勇利初见的那天。

那时候勇利还是个孩子,输掉了和邻国王子的比赛,回到城堡后心情非常糟糕,在宴会上偷偷喝了几杯酒,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建在浅海水里的高墙下。

或许就是命运的巧合,对人类世界一向感到新鲜的维克托被宴会的音乐、歌舞声吸引到城堡附近,游到那座高墙下拱门形的开口那里,透过栅栏偷看人类的娱乐活动。

于是他看到了这个偷偷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孩子

维克托向孩子招了招手,孩子朝他走了过来。他伸手摸了摸孩子柔软得不像话的脸蛋

"怎么了小家伙,你看起来很不开心?"

孩子漂亮的棕红色大眼睛愣愣地看着他眨了眨,突然掉下豆子一般大的眼泪来,因醉酒而红扑扑的小脸看上去委屈极了

"小家伙你别哭啊,我说错什么了吗?是不是我吻你一下就好了?"

孩子胡乱地抹着流下来的眼泪,可是怎样都抹不干净

"我…我和邻国的王子比…比赛游泳…嗝…我输了,切雷斯蒂诺老师还…一定要我来…参加宴会…嗝…"

"好了不要哭了,我给你摸我的尾巴,你就不哭了好不好?"

维克托把和自己的眼眸一样是海蓝色的鱼尾浮出水面,伸过栏杆磨蹭着孩子浸在海水里的小腿,逗得孩子咯咯地笑着说好痒。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孩子并不怕他。

"你不是人类哎!你是鱼人吗?"

"不是哦,我是人鱼,我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人鱼用手捧起一些海水,小心地洗掉了孩子脸上留下的泪痕。

喝醉的孩子的小脑袋瓜一时反应不过来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只是歪着头、呆呆地看着维克托

"你呢?叫什么名字?"

"勇利"孩子笑着补充道,"胜生勇利"

"那你是人鱼的话,你游泳一定很厉害的吧!"

维克托向他抛了个wink表示肯定回答

"太好了!"小小的勇利连带着两根铁栅栏抱住了维克托,在他怀里撒娇似的蹭啊蹭的,"那你当我的教练吧!Be my coach,维克托!"

这就是帅到成为大多人鱼姑娘们的梦中情人的维克托陷入爱河的原因。

维克托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说:"好啊,那我能每天都来找你吗?"

勇利像打桩机一样飞快地点着头,专属于孩子的仿佛带着奶香的声音开心地"嗯!"了一声

"维克托,我能摸摸你的头发吗?它们好漂亮!"

"可以呀~"维克托转过身去,露出了随意披散着的银发

肉嘟嘟的小手在发丝间兴风作浪,偶尔麻酥酥地蹭过后背上的皮肤,维克托第一次觉得被人摆弄自己的头也能是这么让人心旷神怡的事情

"好了,锵锵~"

调皮的小家伙把自己的头发梳成了一条麻花辫,维克托感觉有点哭笑不得

"这可真是…了不起呢!"维克托扯开一个纠结的笑容

"抱歉…你不喜欢吗,那我帮你拆开…"

"不,我很喜欢哦~"

夜晚的海风比较凉,小家伙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

维克托原本想用额头碰碰勇利的小脑门,谁知道他刚靠近了一些,勇利就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维克托原本想也亲亲他的小脸蛋

"勇利!你在哪!"

"啊,美奈子老师!"勇利朝远处的美奈子招招手,回头时人鱼已经不见了

"维克托?维克托你去哪了?"

"勇利,找什么呢?"美奈子已经走了过来,"宴会到一半就突然不见了,跑到这来干什么?"

勇利看了看已经没有人在那里的铁栅栏

"没什么…"

美奈子把勇利从海水里抱出来,牵着他的手向城堡里走去

"美奈子老师,你知道人鱼吗?"

两个人走远之后,维克托从高墙的阴影里游了出来,把这条歪歪扭扭的麻花辫捧在手里看了看,游回了大海深处。

"喂老头子你这头发是个什么打扮!你是个女人吗?"

"维恰!你又搞什么鬼!"

word妈耶lof还会吞评论的吗

好不容易给人回的一转眼不见了

?????????

【维勇】(ABO)循环齿轮-1.史前部落-5(5)

*维A×勇O

*维勇几辈子的故事

*前几世be且很惨,最后he,慎入

*啊,开学了,本来更的就少这下更少了

*要死

----------------------------

腰好疼

这是第二天早上勇利睁开眼睛前想到的第一件事

只是腰疼,后面并没有黏黏糊糊的感觉,看来是自己的丈夫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帮忙清理过了

再熟悉不过的Alpha的味道萦绕着自己,勇利睁开了眼睛,不出所料地,映入眼帘的是爱人俊美的脸,和那双与蔚蓝大海共享颜色的眼眸

"早安,勇利"

原本舒适的怀抱被收紧了一些,爱人的笑容比外面的阳光更耀眼

"早安,维克托"

勇利回抱住维克托,在他柔软的嘴唇上啄了一个更柔软的早安吻,看到他因惊讶而睁大了一秒的眼睛,心里有点坏坏的得逞感

"哇哦!小猪一早上就这么热情的吗,明明应该在和我撒娇抱怨说浑身都好痛才对嘛"

"…也不看看是因为谁才让我可能 浑身都好痛 的?"

勇利熟练地扯开环在身上的两条手臂,赌气一样地转过身去,把被子全都抢走卷在了身上。但他知道维克托会再次贴过来的,而维克托的确这么做了。

"勇利~好冷啊"维克托赤身裸体地像一只章鱼一样缠住这个"勇利卷"

"勇利还记得昨晚睡着前说了什么吗?"

"我说什么了…"勇利在脑内回忆了一下昨晚的种种少儿不宜,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勇利说要给我生个孩子哦!"笨蛋Alpha的眼睛里kirakira地闪耀着激动的光点,"勇利你知道吗昨晚你说这句话的样子有多性感,我差点…"

"…别说了!"勇利慌乱地从被子里解放出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把红透的脸埋进枕头里"…太羞耻了…"

"怎么会羞耻呢"维克托故意趴在勇利的耳边,让他不能再清楚地听到,"说不定,勇利的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生命哦~"他温暖的手掌覆在勇利的小腹那里,渐渐有了向下游走的趋势,撩拨点火的意图非常明显

勇利抓起枕头丢向维克托。

维克托哭笑不得地接住枕头放在一边,继续赖在自家可爱的Omega身上

"没有吗?那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呢,难得勇利对我提要求,身为勇利的丈夫怎么能不满足勇利呢~"

"诶?我什么时候要求…"

"勇利不是要求我把你干到怀孕吗♥"

"…?!"

这个话题在当时不了了之,重新提起来的时候,已经是过一段时间的事了

两个人头一天晚上约好了要去这座山的山顶看日出,因此起的很早

到山顶的时候,地平线那边堪堪一道鱼肚白,空气中有一层薄雾,还带着夜晚的微凉

坐在一块干净些的空地上,维克托体贴地把勇利抱在怀里。勇利曾多次和他说自己又不是那种柔柔弱弱类型的Omega,但似乎偶尔就这样,谁都不说话,静静地依偎在一起也很不错

凌晨的空气闻起来很干净,或许是心理作用在作怪,又或许是因为爱人的信息素味道让人安心,此时月亮仍然可见,余下的身影逐渐褪为白色,更向西的天空中还有零散的星星。

维克托率先打破了这份绝对的宁静

"勇利,还记得之前我们说孩子的事吗"

这不是疑问句,只是为了引起话题而已

"嗯,记得,怎么了?"勇利抬头,棕红色的眸子染上了夜空的颜色

维克托揉了揉他柔软的黑色发丝,说了句"没怎么"。他知道勇利现在脸上一定有一抹绯红色。

他的两瓣唇笑成了一个漂亮的心形,下巴垫在勇利的肩窝

"我是说,我们的孩子如果是女孩的话一定会像勇利一样可爱,如果是男孩的话…也要像勇利一样可爱,要把他训练成像我一样强,啊可是勇利也很强,那就像我们加起来一样强!"

勇利看起来对这个问题较真了起来,转过身面对着维克托

"不行,长相一定要像维克托多一点,性格的话还是应该像我"

"为什么!"维克托也认真了起来,"勇利对我的性格有什么意见吗!"

勇利一定要和他较这个劲:"如果孩子的性格和维克托一样的话我会被气死的!"

气氛尴尬了起来,然而前一秒还怒目相视的两个人下一秒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勇利居然对我说这么过分的话!不好好惩罚你可不行呢!"

"抱歉啦,但我说的是实话…啊别弄我的腰,很痒啊哈哈哈"

维克托把勇利推倒在地上挠痒痒,勇利则一边弓着腰躲避一边反击了回去

两个人打闹的笑声惊醒了旁边树上的鸟群,它们扑闪着翅膀飞离了巢,等到两个人累了安静地坐下来时又落回了原处

"其实性格像维克托也不错"勇利窝在维克托的怀里说,"除了会很调皮之外,一定很能惹人喜欢"

太阳终于从地平线露出了头,慢慢升起,万丈光芒洒向大地,洒向山下明镜一样波澜不惊的湖,以及这对彼此像阳光一样温暖的伴侣

"怎样都好"维克托看着勇利的眼睛,海蓝的眸子里满满是温柔,没有任何色欲或欺骗,单纯的对待细水长流的爱的深情,"然后等到孩子懂事,我们再带着孩子来这里看日出。"

"也许是孩子们"勇利的眼睛里有着和爱人同样的情感

"不行"维克托坚决地说,"我才不允许有那么多人和我抢勇利的爱"

"你呀真是…"勇利在爱人的唇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等着爱人去反客为主

金色的阳光下,两个人交换着一个缠绵的吻

这段曾经简单的对话事实上会是一个多么奢侈的愿望

当维克托抱着勇利冰冷的尸体,看着他嘴角已经变成红黑色的血迹,他意识到了这一点。

【维勇】假的假的是假的-3.假的四角游戏

*微奥尤,注意避雷

*披集的作死日常

*维克托的作死日常

--------------------------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非常后悔

他知道,他对自己唯一的学生也是爱人做了非常差劲的事

从几个小时前开始,他的移动路线就标准地定在了客厅的大沙发和被反锁起来的卧室门之间。

战斗民族的天性告诉他像这样心情乱糟糟的时候应该喝两杯高度数的伏特加然后睡上一觉,但如果他的爱人终于开门却看见他一身酒气已然是个惹人厌的醉鬼的话情况会甚至更糟糕

原本在这个时间,他和他的宝贝勇利应该正在进行一些仅限于成年人的运动,或者因为第二天还有训练就简单(或许也没那么简单)地亲亲抱抱睡觉觉了。而懂事的大狗玛卡钦这个时候也应该乖乖地在自己的窝里打起小呼噜或者更多数是偷偷地钻进主人们的被窝里然后打起小呼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跟在他的维克托主人脚边和他一起无意义地走来走去。

"抱歉,玛卡钦"整张帅脸都写着后悔和委屈的银发男人蹲下身子揉了揉这位老伙计头上的软毛,"吵到你了,先去睡吧"

大狗委屈地呜咽了两声,拒绝了这个提议

"不用担心,亲爱的,勇利他只是被我吓到了,我们的感情没有任何问题"

门锁 咔哒 一声被打开了

"我想我已经说过好几遍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勇利的镜片非常符合气氛地反射着客厅里华丽的水晶吊灯散发出来的光,而勇利本人的面无表情生动形象地表达出了他内心的波动,"我没有被你吓到"

"好的好的,我相信,勇利"维克托像个做错事被老师发现的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附和着勇利的一切观点并主动认错,"胜生勇利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不会被我的幼稚行为给吓到…但是勇利你也要相信我不是故意的"

一切的原因恐怕要从今天中午说起

出于作者懒得想个靠谱的(划掉)的原因,奥塔别克和披集出现在了俄罗斯、圣彼得堡,虽然各自的目标不同,但他们现在都在这。

原本就是俄罗斯人的尤里和婚后定居俄罗斯的勇利也算应该尽地主之谊,和雅科夫请了半天假准备带着他们在圣彼得堡好好玩一玩,虽然尤里解释了好久是奥塔自己一定要来的,他又不能拦着人家…md见个朋友有什么不得了的,又不是只对奥塔这样。

然后被米拉带着"我都懂"的谜之笑容以及吐槽"我们又没问你"气的炸毛跳脚

另一边勇利和维克托打了招呼以及告知晚上可能不回家吃饭了,就被他的傻爱人像头北极熊一样死死抱住,莫名成了个大义凛然生离死别一样的场景。以及某个在奇怪的方面很幼稚的家伙对披集的恶意又暗中叠了一层,最后被勇利捧住脸和一个宠溺的吻安定了下来。

正好就在一边波波维奇绝望地嚎叫

于是午休的时候他们两个离开了冰场,四个人会合之后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对俄罗斯最了解的尤里自然担当起了傲娇别扭的导游。

所以他装作随手一指满不在意的样子推荐了一家他真的很推荐的餐厅。

故事发展到现在都很正常,但每当这个时候总有人应该出来作死了。

"勇利!"一边吃饭一边修图的披集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地抬起头,"你听说过四角游戏吗?"

受日本文化多年熏陶的勇利还是属于比较相信鬼神存在的人群里的,听到这个名字不着声色地皱了下眉头:"听说过,一个恐怖游戏,怎么了?"

"机会难得,你看我们正好四个人不是吗?"披集放下了手机,明显对四角游戏更感兴趣,"我们晚上一起玩吧?"

"这…不太好吧"勇利表情纠结了起来,家乡文化让他觉得最好不要用这些开玩笑,"我听说有的传闻说这个是真的,还是别…"

"喂猪排饭你也太胆小了,还是说维克托那家伙不在你害怕了?"尤里似乎对这个听起来比较邪乎的游戏很感兴趣,"呐,奥塔,一起玩吧!"

坐在他旁边一直沉默着的青年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只回了一个淡淡的 好 字。

只有尤里觉得他这是在笑。

既然其余三个人都表示要玩,以勇利这种性格温和的人也就不好拒绝,于是四个人达成了一致决定。

地点选在了冰场隔壁的一间舞蹈教室。

时间逐渐晚了,天空由漂亮的橙红色,一点点变成了如同浸在墨水之中一样的漆黑色。

规则很简单,四个人以ABCD的位置一个人站屋子的一个角落,从A开始顺次走到自己的下一个位置,有人就拍一下对方的肩膀并代替对方的位置,没有人就咳嗽一声,走到下一个位置。当咳嗽声消失的时候,就代表屋子里多出了一个"人"………

于是,A是奥塔别克,B是尤里,C是勇利,D是披集

披集兴奋地关了灯拉了窗帘,四个人的眼睛一时不适应黑暗,四周一片漆黑。

出于游戏需要,四个人都尽量让自己发出更小的声音。

尤里一开始觉得很有趣就提出赞成还拉来了奥塔别克,但现在他有点后悔了。这分明就是个糊弄小孩还伤害心脏的烂游戏

他心跳得有点快,奥塔别克走过来碰到他的肩膀的时候他一个激灵,然后拿出了冰上老虎的威严拍掉了奥塔放在他肩膀上意在询问他是否没问题的手

哼不就是个游戏吗不用当真不用当真,下一个是猪排饭吧

被拍到肩膀的勇利开始走向下一个位置,心里想着这游戏一定是假的吧对是假的,然而忍不住脑补了无数日本神话

下一个是披集,他走向A角落,没有人

"咳咳"

披集接着走向B角,同时听到咳嗽声的其他三个人心里默默松了口气

又绕了一圈

"咳咳"这次的声音是勇利

然后是尤里

然后奥塔

几圈下来都没问题,四个人也就觉得不过是个恶搞的游戏嘛,转换成了 玩游戏而已 的心态

然而

过了一会

"那个…"披集突然说话的声音吓了其他人一跳,"你们觉不觉得好像有一会没有咳嗽声了"

被他这么一说的话还真是

"那那怎么办,还继续吗…奥塔?"尤里的声音听得出来有点慌张,下意识地喊了声奥塔别克

"我在"奥塔直接走到了下一个角落,拉住尤里的手,"现在怎么办,走,还是不走?"他问剩下两个人

披集和勇利也走到了奥塔和尤里所在的角落,至少四个人聚在一起看起来更安全

"我觉得我们应该离开这,你说呢,勇利"披集这样说

"不"勇利扶了一下眼镜,让自己冷静一点,"如果按照我家乡的说法,应该继续下去,到天亮就没事了,不然会…唔!"

"会怎样?"尤里问了一句,没人回答

"猪排饭?!"

没有回复

"勇利!你在哪啊勇利对对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你可别出事啊,你要是有事的话你家维克托会杀了我的!勇利啊!"披集喊了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看对面"奥塔别克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波动,把尤里护在了自己身后。尤里难得顾不上用语言闹别扭,抓住了奥塔别克的袖子,从他身后走了出来--他才不需要人来保护

窗帘很厚,完全挡住了外面的光线。在黑暗中只能看出对面有两个人影,看起来一个应该是勇利,被另一个较高的给抓住了

勇利的内心也是崩溃的。

对面的三个人喊了自己几声。他被捂住嘴不能回答,强迫着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然后,偷偷蓄力,给了身后的"人"一个狠狠的肘击

"唔!"

"披集,灯!"

披集咬着牙三两步跑到门口,按下灯的开关

勇利:"维克托…?!"

尤里:"死秃子你他妈…?"

维克托蹲在地上捂着肚子:"…嗨,大家好啊"

于是就发展成了现在这样

"我没法相信你不是故意的,维恰"维克托从这个咬牙切齿的昵称里听出了爱人现在很生气的事实,"你太幼稚了"

"亲爱的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吓你的"他冲到爱人面前抱住了他

这次维克托被勇利推开了

"维恰你不要以为每次都可以用撒娇了事,你上次和克里斯喝的浑身酒气结果又大冬天跳进游泳池的事你也是这样…"

玛卡钦一直绕着两个人打转,最后停在勇利旁边扒拉着他的裤脚,呜呜地叫着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勇利不得不停下来,蹲下身子抱住玛卡钦安慰她

"没事没事,玛卡钦,我们没有吵架"

玛卡钦看了看维克托,看了看勇利,水汪汪的豆豆眼看起来和她的维克托主人一样委屈,她舔了一下勇利的脸

"哈哈好了不要闹了玛卡钦"他瞪了维克托一眼,"算了,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要玛卡钦替你道歉"

察觉到主人的心情好了起来,玛卡钦欢快地叫了两声

"太好了勇利不生我气啦!"维克托咧开标志的心形嘴,向勇利扑了过去,不成想又被爱人给推开了

"我没说我不生气"勇利反将维克托按倒在地板上,大胆地用食指在他的某个位置画着圈,感觉到那里逐渐支起了小帐篷,暧昧地笑了

他俯下身,趴在可恨的爱人身上,在他耳边低声说

"你就给我睡一个月沙发吧,亲 爱 的 维 恰 ~"

勇利转身回到卧室,锁上了门

维克托绝望且懵比地试图用目光把门烧出个洞

"勇利!亲爱的!你这样我会死的啊!"

门锁又咔哒一声打开了,维克托兴奋地以为勇利可怜他让他进屋

"过来,玛卡钦"

被点名的大狗欢快地一溜烟闪进主人们的房间,然后冰冷的门又锁上了

"玛卡钦连你也不要我了!"

100粉辣!

开心!

我要开车(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管我我已经疯掉了

旋转爆炸放烟花

【维勇】(ABO)循环齿轮-1.史前部落-4(4)(车)

*维A×勇O

*维勇几辈子的故事

*前几世BE且很惨,最后HE,慎入

*开车开车开车

*不过车绝对是甜的

*啊莫名喜欢小天使从女王被打回原形的样子

---------------------------

开车开车嘿嘿嘿

【维勇】(ABO)循环齿轮-1.史前部落-3(3)车?

*维A×勇O

*维勇几辈子的故事

*简单的说,前几世BE且很惨,慎入

*最后是HE

*这次不拉灯

---------------

"啊维克托!真是的…"

勇利嘴上埋怨着维克托总是突然扑过来的行为,其实心里也默许了这样也不错。他被压得向后仰了仰,勉强稳住了重心。

"勇利的箭法好厉害!要不是勇利的话今晚我们就没有晚饭了"维克托在勇利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还故意发出mmmmmua的声音,不出所料地被勇利对着胸口来了一点也不重的一拳。他装模做样地捂着胸口喊疼,不过勇利可不吃这套

"不过,勇利怎么会在这的?"

"因为我担心你啊"他的脸悄悄地红了起来,还好天色比较暗,这让他不至于因此慌张,"你看,天都黑了,万一你就像刚才追兔子那样一不小心迷路了可怎么办…"

"我怎么会迷路呢!"维克托的脸气鼓鼓的,开始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较真(勇利突然想到如果时间再早一点就会有橘红色的夕阳光照在他脸上,这样或许能让他看起来更像那种画来吓唬小孩的画-但现在因为想到这个笑出来可不太好),"我怎么可能因为一只兔子就迷路呢!勇利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有个多---厉害的Alpha当丈夫的!"

"咳"勇利故意咳了一声,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点,"我的丈夫是个那---么厉害的Alpha,进能徒手撕熊,退能跟着兔子一起钻洞,他甚至-噗哈哈哈"他回想着刚才维克托追着兔子到处跑的样子,最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甚至什么?"维克托不满地掐了勇利的脸蛋,虽然力道一点都不重,但他还是很快就结束了这个小小的惩罚并用手掌轻轻地揉了揉

但他还是不能就这么放过这个胆敢戏弄他的小Omega,于是他就这样捧着他的脸,把他那一点婴儿肥都往中间挤,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像个螃蟹壳


为什么总是被吞掉呢明明车都没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