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kstty@圣诞老巫

嘻嘻嘻

我有特殊的情头技巧😂😂😂

详情见p2345


救命啊这个码字的又开始画画啦

😂😂😂😂😂😂😂😂😂😂

这应该是一对情头

我把小天使的画完之前不放高清不给抱图

嘻嘻嘻

😟可我得啥时候能把另一张画完

(考试之前特别想画画是个什么狗心态)

【维勇】ABO|循环齿轮-史前部落1-4(4)

勇利伸手帮维克托整理了一下被箭袋压住的衣领,反被维克托抓住双手拉近距离,交换了一个甜甜腻腻的吻。和往常一样成功地闪到了同行的手下中仍身为单身狗的那部分。

直到勇利的脸颊变得红起来,维克托才放开了爱人被吻得看起来非常水润的嘴唇

“那,勇利,我出门了”

“嗯,注意安全”

今天又是身为部落首领的维克托要和大家去打猎的日子,平常的话勇利也会跟着一起去,但今早他正准备拿自己的装备时,却被维克托以“勇利昨晚那么辛苦而且发.情期刚过今天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为理由留在了家里。

勇利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好,虽然自己平时体力很好,但那些方面还是有点比不过维克托。

于是勇利把已经拿出来一半的装备又一件一件地放了回去。

但我们“考虑周到”的首领先生又开始不放心了

“勇利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外面找人聊聊天什么的”

“嗯,我知道的”

“但是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去部落外面哦!”

“好啦好啦,维克托可真爱瞎操心”勇利有时候觉得维克托像个老妈一样唠叨,但他似乎永远都不会觉得维克托烦。

“才不是瞎操心呢…”维克托又委屈了起来,“勇利这么可爱,自己走在外面可是会很危险的”

“…维克托”勇利看起来又要重申一遍他并不是一个柔弱型的Omega

“好好好,勇利也是很强的,这我知道”维克托打断了他即将要说的话,“但是万一呢…万一勇利受伤了,一点点伤也不行,我会心疼到死的,我最爱勇利了…”

勇利有时候听到维克托突然的告白还是难免会有一点害羞起来,更何况现在旁边就站着几个待会要一起去打猎的族人

“我…我知道了,该出发了维克托,早去早回”

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勇利目送着维克托带领着几个族人骑着马走远之后,正准备回去收拾一下屋子

“真是浮夸”

身后传来的声音苍老而陌生。勇利转身看去,是那位据说是会用法术的神婆,先前也只是见过几回,尽管勇利和她打过招呼,她都只是置之不理或干脆转身就走。

“…不好意思婆婆,您说什么?”勇利礼貌地问道

“我说——你的演技,真是浮夸!”

“…诶?”勇利不是很懂她说的话,“婆婆,您指什么?”

“你演不下去的,迟早会暴露你真实的嘴脸”神婆已经变得有些浑浊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勇利,用那张满是皱纹的脸扯出了一个扭曲的冷笑,“以前干这些事的都是…但你这种还真是少见”

勇利心里明白了神婆话中的意思,尽管他知道他和维克托的关系总有人是会这样想的,但事实上他仍然比较介意这种说法。

他尽量把语气放的更柔和一些,“婆婆,您…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神婆没有再回答他的话,转身走了。

勇利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放着神婆的话,心里多少有点难受。他怔怔地呆在原地,看着神婆离开的方向。

过了几秒,他轻拍了拍自己的脸,回过神来对自己说:“没关系的”

他转身进了屋。

傍晚,大丰收的维克托一行人回到了部落,族人们像过狂欢庆典一样地聚在一起享用了晚餐。

而勇利的思绪总是不受控制地想到神婆的话,这让他有些心不在焉。他并不想让维克托知道他在在意这些,所以当维克托发现他时常走神并问他怎么了的时候,他只能一直用 没事 来掩饰过去。

当他再一次走神的时候,维克托觉得他果然还是不太对劲

“勇利,你真的没事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有事的话一定要和我说哦!”

“我真的没事…真的,倒是维克托今天一定累了吧,我们早点休息吧”

“真的没事吗…好吧,那勇利你要是有什么事要记得告诉我!”

夜晚,勇利被维克托紧紧地搂在怀里,静静地看着这个熟睡中也会偶尔露出笑容的俊美
的Alpha。

他睡不着了。虽然他以前也无意间遇到过别人在背后像神婆那样议论他,但他今天就是格外的介意。

勇利伸手帮早已睡熟的维克托把他垂到脸上的银色刘海撩到耳后。他看着这张俊美的脸,心情愈发复杂。

不知过了多久,勇利也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他又梦到了初次遇见维克托那时的事。

【维勇】ABO|循环齿轮-史前部落1-3(3)

*换了个输入法浑身难受🙄

*我终于艰难的开完了这个车

-------------------------

滴滴滴

【维勇/万圣节贺文】南瓜-(4)

虽然说这不得不小小的佩服一下,但看到了那几瓶酒的勇利已经预见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当天下午,这群欢乐的人主要分成两个派别

其中一个相比之下是比较正常的,僵尸米拉和黑猫(据他本人所说这是一只威猛的老虎)尤里自然而然地黏到了勇利那边去,米拉时不时地撩起勇利帽子上的黑纱戳戳他的脸蛋激动地喊"魔女勇利好可爱!"

而另一个派别是莫名开始比喝酒的吸血鬼维克托和老巫师波波维奇先生。其中,波波维奇先生喝到一半,抱着自己的木质大拐杖开始流眼泪,嘴里乱七八糟地念叨着些什么。

维克托觉得他应该是听到了 阿妮娅 这三个字。

几个小时之后,米拉和尤里拖着醉到完全睡死过去的波波维奇离开了维克托家,勇利站在门口目送他们走了之后关上大门,转身看了看挂在沙发边缘同样完全睡死过去的维克托

"唉…"

"玛卡钦,该睡觉了哦!"

"汪!"玛卡钦原地转了个圈,看起来兴奋极了,明显还沉醉在派对的气氛里。

"好吧好吧…"

勇利放弃了这边,走到了沙发旁边

"维克托--"

他趴在维克托的耳边,一边摇他的肩膀一边小声地叫他起来

"维克托!尤拉他们都走了哦,回屋睡吧"

"…唔"

维克托意义不明地哼唧了一声,拍走勇利的手,准备翻个身继续睡

于是在玛卡钦以为在玩游戏的各种干扰下,勇利终于把维克托扔到了卧室的床上,并躺在他旁边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维克托是被勇利一点也不温柔地打到起床的

是的,据他所说,他是被打醒的。

事实是勇利早上起床之后,看见搂着自己睡得一脸幸福的维克托,偷偷亲了他一下之后搬开他的手臂,准备起床做早饭。

但当他打开卧室门看到客厅里散落的碎彩带、粘在柜子角上的蜡油、正在折磨一个酒瓶并且头上套着一个南瓜头盔的玛卡钦,以及他闻到屋子里一夜都没有完全散去的酒味想起维克托昨天醉到直接睡死时,他莫名的有点不开心了。

他默默地关上了卧室门,走回king size的大床边

"维克托--"

没有反应

"…维克托---"

他摇了摇熟睡的维克托

"起床了维克托!"

他只是把力气加大了一点点

真的只是一点点

但这是有效的,至少维克托一脸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睛

"勇利…"

维克托看起来委屈的不得了。

"我知道…我又喝醉惹你不开心了…"

他缩着脖子,偷偷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的勇利。他用手捂住嘴,让自己看起来就像是在特别特别委屈地痛哭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打我…"

"我没有打你呀,我亲爱的维克托"

"不,你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平时都会…就是那样,软软糯糯地趴在我的耳边一边叫维恰一边轻轻地推我而已,可你今天居然打我了…"

"我只是很正常地叫你起来而已,真的,你得相信我"勇利的语调毫无波动,并重新钻回了被子里,背对着维克托闭上了眼睛

"维恰--这个够软软糯糯了吧--我觉得,去打扫客厅的人应该是身为一切的罪魁祸首的你才对,加油!"

"勇利…你果然不爱我了。"

"不,我爱你"

"不,你不爱我了"

"不,我爱你。打扫完客厅记得叫我起来做早饭"

……

………

"你肯定不爱我了!"

【维勇/万圣节贺文】南瓜-(3)

*我要困死了😂

*我怎么还没写完呢

*困到语无伦次

---------------------------

于是,当天下午,一伙人在维克托家举办了一场放飞自我的万圣节派对

但这事还得从早上说起

就当勇利刚要伸手去拿自己平时穿的家居服时,维克托却阻止了他并从柜子里翻出一个盒子递给他。

勇利打开盒子,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压扁收好的圆锥形帽子,黑色打底紫色条纹,加上几个夸张的白色星星

哦,魔女,没错了

勇利表示他不太想穿这个东西,但奈何维克托缠在他身上不停撒娇卖萌说"穿嘛穿嘛勇利最好了勇利一定会满足我的小小心愿",于是他最终还是在有点羞耻的心理下在卫生间换好了这身魔女装扮。

当勇利微红着脸从门缝里蹭出来、扯着帽檐问维克托这样是不是有点奇怪的时候,维克托再次证明了他的眼光果然不会错

除了花纹,帽檐上还钉着一层厚度得当的黑纱,给穿戴者的面容增加了一分若隐若现的神秘感,酒红色的瞳孔隔着黑纱,仿佛一颗闪耀的宝石,在外界的遮掩下仍能映着流光。及地的长斗篷中和掉了那一点点的肌肉感,将一副比例完美的身体藏于其中,迈出步子有时可见搭配在里面的酒红色马甲与纯黑的长裤长靴。使人想起故事中的魔女,一举一动都是诱.惑,随手折来枯树枝即是她的法杖,只要她一眼,你就会为她神魂颠倒,等到你疯了一般地渴望接近她时,她眼中闪过一抹狡黠,便一挥魔杖,吸走你无知的灵魂。

当然,在勇利换衣服的时候,维克托也穿好了他自己的一套吸血鬼装扮

银发如同在冰上时一般打理整齐,海蓝色的眼睛如同蓝宝石般闪耀、清冷,好像任何一丝血的气息都能将其染成鲜红色。英伦风格的白衬衫配饰繁琐,精致的灯笼袖使他像个贵族,敞开两颗扣子的领口却让他像个风流公子。黑色长裤与短靴毫不掩饰地勾勒出笔直修长的双腿,身后一对蝙蝠翅膀表明着他只把人类看作食物与玩具的真实身份。作为点睛之笔,胸前口袋里的那朵红玫瑰仿佛吸饱了鲜血一样娇艳。他是吸血鬼中的人上人,却在月圆之夜站在街角,把玩着红玫瑰,对路过的美人微微一笑。

两个人都被对方给迷了个半死不活,一瞬间空气突然安静

维克托先回过了神来,闪亮亮着的眼睛里满是自家集魅惑与英气于一身、甚至颇有几分eros那时的风范的爱人。

"啊啊啊勇利你真的是太可爱了!"

"果…果然还是有点奇怪吧,这个…"

"一点都不奇怪!"维克托一步窜到勇利面前抱住了他,"我的勇利是世界第一可爱的!勇利,我还有惊喜要给你哦~"

维克托用手蒙住了勇利的眼睛,小心地带着他往客厅走去

"Surprise~~~"

走到客厅中间,维克托拿开了双手。

勇利虽然有猜到和这个差不多的剧情,但他没有任何一次发现 、也没有想到维克托居然搞了一个这么大的工程。

偌大的房间里的墙壁和棚顶挂着各种颜色的彩带,有的在墙上摆出了简单的万圣节标志图案,有的挂在棚顶,留一部分任它自由下垂,行踪不明的特级精品南瓜们被挖空成了南瓜灯,放入蜡烛后摆在房间的各个角落,从南瓜灯的五官精细程度可以看出制作者还是相当认真的。桌子上的两个小篮子装满了各种糖果,散发着清香的混合果味。餐桌中间的几瓶烈酒预示着今晚派对的吵闹

"…好厉害"

看着维克托用一个早上布置好的客厅,半晌,勇利只说出这三个字

【维勇/万圣节贺文】南瓜-(2)

*原本应该没有这么短的

*但是今天作业太多了

*而且我困了

*我的万圣节贺文好像走上了奇怪的道路

---------------------------

当勇利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花了大概三秒钟理清了一下目前的状况

昨晚他和维克托和玛卡钦的晚饭都没吃,说好的衣服没洗,屋子还没彻底收拾好,以及,他现在有点腰疼。

而罪魁祸首现在并没有在卧室里。勇利看了看时间。

维克托一定又是在弄南瓜了,他得出了结论

他是要把这场戏演下去的,尽管从某种意义来说维克托有点忽略了他智商的存在

门外传来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勇利重新用被子把自己包好,假装他还没有睡醒

卧室门"咔哒"一声打开了,维克托走到床边,俯下身子在勇利耳边轻轻地说

"小猪猪,起床啦~"

勇利充分发挥着自己的表演天赋,把被维克托拉开一点的被子重新拽了回去,假装迷迷糊糊地说

"还早呢…让我再睡会…"

"哇哦~勇利要变成小懒猪了哦!不早了,快起来吧"

"…也不看看是谁昨天折腾到半夜"

说完,勇利把自己捂的更严实了

"好吧"维克托走开了几秒钟,又回到了卧室

"去吧!玛卡钦,叫醒我们的小懒猪!"

"汪!"

玛卡钦摇着尾巴飞奔到床.上,两只前爪扒拉开勇利脸上的被子,对着勇利的脸一阵狂舔

"哈哈哈好了好了玛卡钦!我起来了!"勇利揉了揉玛卡钦身上的软毛,玛卡钦干脆趴在了他的身上

"勇利,我有惊喜要给你哦!"

看着维克托笑成心形的嘴唇,勇利的笑容一点点僵住了

"维克托…"

"嗯?"

勇利神情严肃地轻推了推玛卡钦,示意她先下去。玛卡钦很听话地坐在了一边。

"维克托,先告诉我你肯定还没有做早饭"

"emmm…对,是的,我没有做早饭"

"哦谢天谢地!"勇利放心地长舒了一口气。然而维克托看起来不高兴了

他有小情绪了

"勇利…你肯定开始嫌弃我了"

"我没有,我怎么可能嫌弃维克托呢!"勇利坐到床边,抱住了又开始对一些小事较真的爱人。

"不,勇利肯定在嫌弃我,你最近总是说我做饭不好吃…"

"哪有什么 总是 ,我什么时候总是在说了?"

"昨天,还有刚才…"

维克托看起来委屈极了,两只眼睛好像在说"你不哄我我就哭给你看"

"哦天呐你当真了"勇利无奈地笑了出来,"维克托已经足够完美了,不是吗?而且…"

勇利趴在维克托的耳边,要说出他的"惊天大秘密"

"我最爱维克托了!"

"勇利!再说一次!"

"不要"

"再说一次嘛,说你爱我!"

"我不,我要起床了,我还得做早饭呢"

【维勇/万圣节贺文】南瓜-(1)前夕

*提前万圣节快乐!

-----------------------

难得自己一个人回家的勇利开门进屋之后是懵比的

不是他吹,他很确定一直被他收拾的绝对可以说足够干净整洁的客厅到今天早上为止还好好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莫名出现了四个边缘沾了不少黄泥的箱子,一部分风干后脱落下来又撒在了精美的地板上,散发着泥土的芳香。

听见另一个主人回家的玛卡钦从其中一个纸箱探出头来,欢快地朝勇利叫了两声,终于放开了一根看起来已经和她大战三百回合的南瓜梗,用两只前爪扒拉着箱子把自己放出来,在勇利原本干干净净的运动裤上留下了几个爪印

"哦好了好了,玛卡钦乖"勇利看了看裤子上的爪印,无奈地决定今晚要洗洗衣服,伸手揉了揉玛卡钦头上的软毛,"你知道维克托在哪吗?"

"汪!"大狗的叫声表示肯定回答,扯了扯勇利可怜的裤脚示意他跟着自己走。

勇利跟着玛卡钦来到了厨房门口,从紧闭的门和门口散落的土可以看出这个名为维克托的罪魁祸首就在里面

"维克托?你在吗?"

厨房里传来了一声很响的撞击声,显然是维克托把一个装了不少东西的盆子弄翻了。勇利难免有点担心了起来,伸手刚要按下门把手,就被维克托抢先从里面锁上了门

"维克托你没事吧?"勇利担心地敲了敲门

"哦没事!我没事!抱歉勇利,你先在外面等一下"

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

"马上就好!"

勇利回了一句"那好吧"之后,回到客厅准备先清理一下这边的惨状。玛卡钦似乎又开始对另一根南瓜梗感兴趣了起来,而箱子上花花绿绿的大字"特级精品南瓜"让勇利想起了白天在冰场时候的事。

维克托一到午休时间就去和雅科夫请了下午的假,虽然一向不听话的他说不说这一句也并没有太大意义,之后和勇利说了一声让他下午训练结束后自己回家要注意安全之类的并黏黏糊糊地试图撒娇索吻失败后就离开了冰场。

之后米拉从冰场的另一边滑了过来,怀揣着一颗腐女的心悄悄地问勇利:"呐勇利,维克托有没有说万圣节你们要不要去哪庆祝一下"

勇利回答说并没有,米拉失望地耸耸肩,随便聊了几句之后去和尤里例行互损。

勇利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旁边显示的南瓜灯提醒着他明天是万圣节

于是勇利就想通了维克托中午请假以及现在把自己锁在厨房里还有"特级精品南瓜"的事,大概是要弄个万圣节party什么的吧

他想了想,最终决定既然维克托看上去是要暂时瞒着他,那他就假装不知道、配合他演一场惊喜好了

勇利揉了一把玛卡钦的头,小声说:"好吧,玛卡钦,我们先不管你的傻爸爸了!"玛卡钦"嗷呜?"了一声,吐着舌头,勇利拿走了被玛卡钦盯上的可怜的第二根南瓜梗,随手扔进最近的那个箱子里

"现在让我收拾一下这边的残局,然后给你洗个澡"

等维克托终于在厨房里忙活完顺便做好晚饭,勇利这边也收拾得差不多了,正在用吹风机吹干香喷喷的玛卡钦

勇利看着端着两个盘子满脸写着"大功告成"从厨房走出来的维克托,努力克制了一下自己,但最终失败了

他问了一句:"维克托,你确定你的厨艺不会让我们明早在医院醒来吗?"

"哦,如果是那样的话…"维克托把盘子放在桌子上,摆出一副在认真想象的样子,"那我想克里斯一定会特意大老远飞过来然后满脸嘲讽地说我一定是因为.纵.欲.过.度"

"不,或许他没有那么无聊,但他一定会打电话和你说"勇利关掉了吹风机,拿起了手边的刷子,"你看玛卡钦闻到晚饭的味道都开始想躲回它的窝里了"

"哪有!勇利你怎么能这样污蔑玛卡钦!你这样让我的心很痛!玛卡钦你也不帮我!"维克托捂着胸口,悲痛欲绝地哀嚎

玛卡钦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看维克托,转身又往勇利的怀里蹭了蹭。

"我觉得"勇利同样变得严肃起来,直视着维克托的眼睛,"维克托你同样不应该这样污蔑我"

在维克托白人问号的表情中,勇利接着说:"我是说,晚饭的味道闻起来好极了,但玛卡钦有她自己的晚饭,对吧玛卡钦?"

玛卡钦表示虽然听不懂在说什么但赞同一下总是好的,于是维克托感觉自己在这两个家伙的一唱一和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他捂着心脏把自己整个人放平在地板上,用悲痛万分的眼神看着勇利

"哦…我亲爱的勇利,我可能,咳咳,我要被你们俩给气死了,我,真的…我现在感觉糟透了…"

"这可真让我伤心"勇利说,"或许你正躺在我不小心漏掉的一小撮土上面,那样我就要再多洗一件衣服,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勇利我感觉你不爱我了…"

"不,我爱你"

"不,你不爱我了"

"不,我爱你"

"可是以前我这样你就会一直哄我"

勇利放下了毛刷子,一边说着"好吧好吧"一边挪到维克托旁边

他"啾"地吻了维克托的嘴唇一下

维克托跳了起来,直接一把抱起勇利冲向卧室,关门前没忘了说一句

"好了玛卡钦,回到窝里睡觉去,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许来挠我们的门"

卧室的门关了起来,以及传来一阵微妙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么,玛卡钦的晚饭呢?

好吧,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已经吃了不少狗粮

TBC

【维勇】[ABO]循环齿轮-史前部落1-2(2)

*新的齿轮,是甜的

*反正我不想虐

*开车依然是重要的

*我个辣鸡依然半路刹车

*嘻嘻嘻

---------------------

开车依然重要滴滴滴滴滴滴

----------------------

吃烧烤吃坏肚子半夜疼到爆炸表示码字倍er精神

凌晨3:04-5:33,关于开完车,挑战失败

嘻嘻嘻嘻嘻嘻

😕








作死凌晨3点04开始码字我就看我能不能开完这辆车😕